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球贸易资讯 >>

人民币有望录得08年来最高涨幅 年底有望达到6.5 喜忧参半出口不能再打价格战

2020-09-29 作者:中美贸易新闻网

FX168财经报社(北美)讯 受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乐观情绪以及中国相对较高的利率提振,人民币有望录得10多年来最强劲的季度收盘。本月,离岸人民币一度跌至6.8元以下,达到2019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周一(9月28日),目前离岸人民币汇率低于6.82。

人民币有望录得08年来最高涨幅 年底有望达到6.5 喜忧参半出口不能再打价格战

(离岸人民币日线图,来源:FX168)

从7月初到上周五收盘,人民币已升值3.7%。FactSet的数据显示,这使人民币有望实现自2008年初以来的最大季度涨幅。历史上唯一一次较大幅度的季度涨幅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远在1994年中国开始改革外汇市场之前。

Thornburg Investment Managemen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布雷迪(Jason Brady)说,中国作为首个感染冠状病毒并将其控制住的国家,其韧性起到了一定作用。“我们确实看到了强劲的中国经济,这是人民币走强背后的部分原因,”他说。

此外,中国在海外的生意兴隆。中国公布8月份出口增长强于预期,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不断扩大,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增加也增加了对人民币的需求。

与此同时,布雷迪说,他预计美元将普遍保持疲软,因为美国希望借助超低利率和财政措施重振经济。

中国央行不像其他主要央行那么温和,自5月份以来没有下调过任何关键政策利率。这加大了主权债券等中国资产与其它大型经济体的回报率差距。FactSet的数据显示,随着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超过3%,相对于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优势已达到2.4%以上的历史高点。安盛投资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亚洲固定收益主管Jim Veneau说,在全球投资组合中持有人民币债券的投资者可能会从名义收益率的巨大差距以及外汇收益中受益,而他们的买入将有助于提振人民币。

人民币有望录得08年来最高涨幅 年底有望达到6.5 喜忧参半出口不能再打价格战

(中美主权债收益差,来源:Tullett Prebon)

而就在上周四,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决定将中国国债纳入其旗舰全球政府债券指数,此前摩根大通(JPMorgan)和彭博(Bloomberg)也采取了类似举措。被全球这些有影响力的股票和债券指数纳入,将有助于外资源源不断地涌入中国市场,因为很多被动投资者为了追踪指数表现而进行相应购买,同时也能提升中国债券的流动性。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估计,到2030年,每年流入中国政府债券的资金将达到800亿至1,200亿美元,而每年流入中国股市的资金将超过1,000亿美元。

分析师目前正在分析和修正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测摩根士丹利、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和汇丰(HSBC)等其他几家银行都支持人民币走强。但在更广泛的层面上,分析师对人民币是否会进一步升值以及升值幅度存在分歧。共识是,任何进一步的增长都不会以同样快的速度。

《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对14位经济学家和策略师做的调查发现,高盛和大华银行(United Overseas Bank)最为乐观的人士认为,人民币将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升至6.5。而最悲观的银行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则预计,到2020年底,人民币将为7.6。其他对今明两年人民币的预估介于6.55-7.05之间。

“中国的情况正在恢复正常。这对投资者信心是个好兆头,”大华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Suan Teck Kin表示。Suan说,经济增长的反弹促使外国投资者将资金投入债券和股票。他预计到年底人民币汇率将达到6.7,到2020年下半年将达到6.5。自2018年以来,人民币一直受到不断起伏的贸易紧张局势的冲击。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和中国达成了部分贸易协议,导致美元走强,但随着摩擦的爆发和美国经济的收缩,美元再次走弱,直到5月底开始了一次反弹。本月,美元再次反弹上升。

不过,人民币今年的波动幅度虽然高于以往,但远低于澳元或英镑等自由交易货币。中国政府通过资本管制、国有银行的干预,以及为在岸交易设定的窄幅单日交易区间,对人民币汇率保持着严格控制。人民币走软有助于提高中国商品在海外的竞争力,抵消关税的影响,而人民币走强则有助于转移对中国操纵汇率的指控。对中国企业来说,最近的人民币上涨喜忧参半:航空公司和造纸等其他主要原材料进口商,以及房地产开发商等背负沉重美元债务的企业都从中受益。但对出口商来说,这是个坏消息,因为这降低了它们的价格与全球同行相比的竞争力。Suan说,中国出口商不会从政府那里得到多少帮助,但政府可能会鼓励他们通过生产更复杂的产品而不是价格来竞争。他表示:“这是推动企业向价值链上游移动的一种方式。”

校对:夏洛特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